• 官方微信

    CA800二维码微平台 大视野

  • 工控头条

    CA800二维码工控头条App

当前位置:自动化网>自动化新闻>企业新闻>ABB股东大会就转型达成共识 未来将专注于数字化工业

ABB股东大会就转型达成共识 未来将专注于数字化工业

发布时间:2019-05-05 来源:界面新闻 类型:企业新闻 人浏览
关键字:

ABB 专注于数字化工业

导  读:

ABB股东大会在瑞士苏黎世总部召开。作为大会的管理委员会主席,身兼临时CEO的傅塞(Peter Voser),将ABB未来的三大战略支柱定义为:“专注于数字化工业、简化企业组织架构、重新设立四大业务部。”

  5月2日,ABB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在瑞士苏黎世总部召开。

  大会的主角无疑是管理委员会(下称管委会)主席傅塞(Peter Voser)。身兼临时CEO的他,将ABB未来的三大战略支柱定义为:“专注于数字化工业、简化企业组织架构、重新设立四大业务部。”

  傅塞还承诺,ABB今年将提高息税前利润率(EBITA),并再次重申公司中期目标:2025年左右达到息税前利润率13%-16%。2018年,这一指标为10.9%。

  “在通往新ABB的道路上,我们需要股东以及员工的支持,我感谢大家的努力。让我们一起书写未来!”傅塞的致辞振奋人心。

  这场气氛融洽、看似众志成城的股东大会,却缺席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曾经的CEO史毕福(Ulrich Spiesshofer)。


ABB,专注于数字化工业

  史毕福与ABB分道扬镳


  两周前的4月17日,ABB公布了2019年一季度财报,但当天的焦点不是那些花花绿绿的数字,而是同日通过推特宣布离职的CEO史毕福。

  按照官方说法,史毕福该日起即卸任CEO,这是经过他本人和管委会协商的共同决定。集团的日常运作将交由管委会主席傅赛作为临时CEO一并负责。

  根据当地媒体《新苏黎世报》报道,解职史毕福的决定,在季报发布会的前一天夜间才最终敲定。

  正因事出突然,管委会目前仍未就继任CEO的人选发表过任何官方说法,甚至连可能的候选人名单都没有制定。

  傅塞本人此前已明确拒绝长期身兼管委会主席和CEO两职,毕竟他同时还身兼IBM、罗氏制药、淡马锡控股等多个巨头的监事或管委会成员职位。

  史毕福宣布,放弃了离职赔偿金,但根据其工作合同,离职后仍可拿到12个月的基础工资及其他奖金收入。如果加上竞业禁止协议中的经济补偿,今年ABB仍需支付史毕福约1400万瑞士法郎(约合9300万人民币)。

  史毕福究竟为何突然离职?

  对于这个外界纷纷揣测的问题,ABB官方没有给出任何解释。从史毕福在今年初接受瑞士媒体专访时所说的“这份工作使我快乐,我乐意继续就职于此”来看,他并非自愿离职。

  ABB持续走低的利润率,被普遍认为是他辞任的重要原因之一。ABB今年一季度的营收上涨了4%,达68.47亿美元,但5.35亿美元的净利润却较去年同期下降了6%,每股收益也下滑6%至0.25美元/股。

  根据年报,即便去年全球GDP和欧元区本土市场分别增长3.7%和1.8%,ABB的净利润依然下滑了2%,为21.73亿美元。2013年史毕福刚接手ABB时,这一数字为33.36亿美元。

  这意味着,ABB在史毕福治下的六年时间里,净利润蒸发了近35%。

  孱弱的盈利能力拖累了ABB的股价。六年以来,ABB的股价始终徘徊在20瑞士法郎/股的箱型区间内。去年四季度,因欧元区经济增速放缓导致营收下滑,ABB的股价更是击穿20瑞士法郎的重要支撑线。

  与之相对的,瑞士市场指数SMI从2013年9月的7900余点涨至如今的9700余点,上涨幅度近23%。SMI是瑞士股市最重要的大盘指标。即便是身处连续战略转型漩涡的老对头西门子集团,其股价也从89欧/股上涨到了106欧/股。

  “失去的六年”,瑞士当地媒体的评价,也许是投资者们心中史毕福时代的真实图景。

  史毕福任内,ABB的股价表现不佳。图源:NZZ或是为了扭转ABB利润率下滑的趋势,又或是屈服于部分大股东的压力,史毕福在任内带领ABB走上了转型的道路。

  按照史毕福的规划,ABB将从重资产的工业巨头转型为以数字化技术为根基的科技公司。

  2013年10月,史毕福上任不到一个月,ABB宣布出售其子公司葆德电机(Baldor)的发电业务,理由是和公司其他业务缺乏协同效应。此时距离葆德电机并入ABB尚不到两年。

  之后,ABB子公司Thomas&Betts的钢铁和暖通业务、刚收购不久的美国光伏逆变器生产商PowerOne的电力业务,都被史毕福以同样理由剥离出去。

  如果这些还只是小打小闹,那2018年底,史毕福宣布以110亿美元将四大业务部之一的电网业务出售给日立集团,就是动真格了。

  除了不断剥离“缺乏协同效应”的业务之外,史毕福去年还宣布废除ABB已沿用多年的矩阵组织管理架构。在他看来,这种以地区和业务部两大维度划分的复杂架构,使ABB的管理费用始终居高不下。

  今年2月底的年报发布会上,史毕福又“火上浇油”,抛出了一份具体的成本缩减计划:2021年起,ABB每年需节省开支5000万美元,今年的目标是节省1500万至2000万美元。

  时至今日,史毕福对于自己一手推动的转型是满意的。“现在,我把ABB这艘巨轮交给我的继任者,一艘行驶在正确航线上、加速航行的巨轮。”在一封公司内部邮件中,史毕福如此写道。

  诚然,工业巨头转型科技公司早已不是孤例,简化企业组织架构似乎也是大势所趋,更何况史毕福把电网业务卖了个好价钱。但他也许无法理解,他推动的企业转型,可能才是他下台的最重要原因。

  正如《新苏黎世报》和《瑞士商报》评论所言,“尽管史毕福有所成就,但他也使ABB内部出现分化趋势,他同样无法赢得公司大股东们的信任。”

  在公司内部,史毕福的转型战略常被批评为过于激进和理想化。“他有很多优点,但自我批评肯定不在其中。”这是《新苏黎世报》对他的评价。

  正因如此,关于史毕福能不能带领ABB走完转型之路的质疑,也从未停歇过。

  由于ABB股价长期萎靡不振,史毕福同样不受股东们和投资者的待见。这其中最大的反对声来自于占股比约5.1%的激进投资者瑞典基金公司Cevian Capital。

  自2015年入股以来,Cevian Capital一直要求以史毕福为代表的ABB管理层,尽快剥离盈利能力欠佳的电网业务,以重振公司低迷的股价。

  考虑到该业务是ABB的发家业务,过去三年来,史毕福一直都坚持将该业务留在集团内部。史毕福和Cevian Capital的矛盾开始出现于报端。以至于当史毕福最终屈服,宣布抛弃电网业务时,ABB的股价也丝毫没有反弹的迹象。

  讽刺的是,反而是史毕福离职的消息,促使ABB的股价向上突破20瑞士法郎/股这一重要关口。

  战略转型中的ABB

  赶走史毕福或许很容易,但作为他的“遗产”,ABB的艰难转型战略却仍将持续推进。

  “转型将持续数年之久,12个月之内是无法完成的,”兼任临时CEO的傅塞不仅公开表示将继续贯彻集团转型,且作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仅从史毕福的继任者选择上,可以看出傅塞对于转型战略的重视。

  尽管管委会已经公开表示,没有继任者候选名单,对于外聘或者从内部晋升持开放态度,但傅塞此前表示:“公司需要的是一位能够改变企业文化和商业模式的领导者,一位能将自己视为新ABB和旧ABB之间桥梁的人。”

  除了将换上一位转型经验更丰富的CEO之外,新变化已反应在ABB的财务报表上。

  无论是2月底的2018年年报发布会,还是两周前的今年一季度季报发布会,电网业务已从ABB演示文稿中被悄悄删除,仅作为“非持续性业务”(Discontinued operations)被收录在附录之中。

  一季度财报上的漂亮数字有一个前提:即不考虑电网业务被砍掉之后所带来的营收窟窿。图源:ABB由于2018年欧洲电力领域基建投资减少,这项“非持续性业务”去年的营收萎缩了3%,为97亿美元。这似乎印证了剥离电网业务的正确性。

  或许尝到了甜头,激进投资者准备把拆分进行得更彻底一些。

  4月初,另一家激进投资者——美国投资管理公司Artisan Partners确认增持ABB股份至3.03%。获得了更大话语权的Artisan Partners在肯定了剥离电网业务这一举措之后,要求进一步拆分ABB。

  Artisan Partners的基金经理David Samra在接受瑞士《财经日报》(Finanz und Wirtschaft)采访时说道:“成功的要诀在于,跳出出售电网业务这一举措,更进一步。”

  这次目标可能就是电气(产品)业务部。

本文地址:http://www.ca800.com/news/d_1o18rnnbbmfp1.html

拷贝地址

上一篇:通用电气Q1工业部门现金流为负12.2亿美元 预计2020年以后恢复正流入

下一篇:喜讯 | 经纬恒润荣获DAF DCDC 项目10PPM 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自动化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ABB 专注于数字化工业

猜您喜欢

更多精彩信息看点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