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方微信

    CA800二维码微平台 大视野

  • 工控头条

    CA800二维码工控头条App

当前位置:自动化网>自动化新闻>产业分析>芯片国际棋局:全球半导体产业调查之日本篇

芯片国际棋局:全球半导体产业调查之日本篇

发布时间:2018-06-2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类型:产业分析 人浏览
关键字:

日本 半导体 东芝

导  读:

历时8个多月的东芝半导体出售案终于尘埃落定。这被日媒视作日本半导体产业衰败的另一标志性事件。日本半导体业曾有过黄金时代,曾在世界范围内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令人唏嘘的兴衰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日本,半导体,东芝

  本报记者 姚瑶 上海报道



  导读


  历时8个多月的东芝半导体出售案终于尘埃落定。这被日媒视作日本半导体产业衰败的另一标志性事件。日本半导体业曾有过黄金时代,曾在世界范围内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令人唏嘘的兴衰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历时8个多月的东芝半导体出售案终于尘埃落定。


  6月1日,东芝宣布,已完成出售旗下半导体公司(TMC)的交易,售予贝恩资本牵头的日美韩财团组建的收购公司Pangea。尽管东芝对Pangea拥有40.2%股份,但大股东已易主贝恩资本。


  这被日媒视作日本半导体产业衰败的另一标志性事件。据IC Insights此前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前十五大半导体公司(以销售额计算)名单中,东芝半导体是硕果仅存的日本公司。而在鼎盛时期的1993年,IC Insights发布的全球十大半导体公司中有6家日本公司。


  日本半导体产业这令人唏嘘的兴衰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起家:从依赖进口到自主研发


  日本索尼公司的官网上至今都挂着这样一段历史,该公司创始人之一井深大1952年在美国进行为期3个月的调查旅行,期间听说了西方电器公司(WE)有意转让晶体管专利,但代价高达25000美元,这相当于日本东京通信工业公司(索尼前身)总资产的10%,尽管心生向往,但井深大最终带着遗憾回国。索尼的另一创始人盛田绍夫后来于1953年赴美谈判,最终拿下了这项技术。


  但他们并没有采纳WE的建议——将晶体管用做助听器,而是摸索出一个全新的应用领域。1955年,索尼研制出全球第一台晶体管收音机。1959年,索尼收音机销售额达250万美元。


  日本公司纷纷效仿。到1965年,日本的收音机出口量达到2421万台。另外,电子计算器和电视也撬动了美国市场的大门。


  日本消费电子在美国市场获得成功,不仅因为其产品创新和性价比高,还与美国的政策有关。当时美国将电子产业的重心转移到了军用上,这为日本的民用电子产品提供了机遇。


  到1960年代,日本半导体产业继续追赶美国。当时,日本政府以关税壁垒和贸易保护政策为产业的起步“保驾护航”。但外资开始“叩响”大门,终于在1968年,美国德州仪器以合资的模式进入日本市场,但得遵守严苛的技术转让等限制。


  当时日本国内半导体制造设备的国产化比率只有20%,美国的反制措施让日本半导体产业意识到自身的被动。其一,IBM在1970年宣布将在其新推出的大型计算机中使用半导体存储器,半导体存储器开始替代磁芯,在半导体存储器中占据重要位置的DRAM内存芯片,成为潜力无限的大市场。一夜之间行业游戏规则大变。其二,美国拒绝向日本提供 IC集成电路,使日本电子计算器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从繁盛时期的80%跌至了1974年的27%。


  由此,日本开始以“举国之力”来进行自主研发。一个官产学研发项目彻底改变了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地位。这个项目就是日本通商产业省(经济产业省前身)发起成立的VLSI共同研究所(超LSI技术研究组合),“打造未来计算机必不可少的大规模集成电路”这一口号也显示了日本的巨大野心。日本通产省将市场中的各大竞争对手(富士通、日立、三菱电机、东芝和NEC)的研发人员集结起来,总计投入700亿日元,政府出资290亿日元(几乎相当于当时通产省补贴支出的一半)。


  上述项目在4年到期后,取得专利1000多项。VLSI共同研究所所长、有日本半导体之父之称的垂井康夫设定的方针或许总结了成功的秘诀:竞争者们能否互相协作是一个大问题,那么我们就以”基础的、共通的”为方针,从各家公司的共同点出发,来研发、制定未来的大规模集成电路技术。


  1970年代日本对美国等外部的关键制程设备和生产原料依赖率达到80%,而到1980年代初,日本半导体制造装置国产化率达到了70%以上,为日后超越美国成为半导体业霸主奠定了基础。


  由此日本半导体业开启了“黄金时代”,全球市场份额不断上升,在世界范围内开始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以1980年投入市场的64K DRAM为例,1981年,日立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占40%的份额;第二位是富士通,占20%,NEC占9%。之后,NEC主导了256K时代,东芝主导了1MB时代。到1986年,日本半导体企业在全球DRAM的市占率达到了80%,超越了美国。


  这一时期的日本产业发展主要靠出口。1970-1985年的15年间,日本该产业的产值增加了5倍,出口增加了11倍。


  转折:由盛而衰背后是未能抓住规模化机会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1980年代后期,日本的DRAM市场份额开始大幅衰退,根本原因是DRAM市场结构发生巨变,频繁发生的贸易摩擦也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行业发展。


  日本企业在早期大型计算机所用的存储器上有技术优势,看重的是存储器的品质。但1980年代后期,随着个人电脑市场蓬勃发展,对存储器的可靠性和寿命要求较低,更侧重于低价。但日本当时依旧以高可靠性为生产标准,未能很好地适应市场变化。


  有业内人士指出,尽管当时日本公司看到了个人电脑市场的动向,但仍执着于成品率,在降低成本方面比较欠缺。对比日韩的半导体公司会发现,韩国公司在成本上大幅领先于日本公司,生产同样的元器件,日本公司使用的设备数量竟是韩国的2倍,生产流程过长,进而无法降低成本。


  另有分析指出,这也和日本制造商没有采取Fabless模式有关。这种水平分工的发展模式可以使专业公司专注设计,代工厂专注生产,可以对市场变化做出迅速反应,将机器折旧影响到的成本劣势降到很低。


  “日本的半导体制造大多仍是大集团下的子部门,尽管个别产品有不错的成绩,但在品牌占有率达到一定程度后,该模式无法再有效推升其半导体的零组件往下一个里程碑前进。Fabless模式是半导体产业在规模经济发展下的必然走向。而以日本的发展模式来看,与其说错失了市场的大变化,不如说半导体发展有很强的规模经济作为营运支撑,而日本制造商未能发展出具有相对应经营型态与经济规模的厂商,造成其竞争力不断被削弱。”集邦拓墣产业研究院研究经理林建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此外,日本半导体产业也受到了外部贸易摩擦的影响。日本半导体业的不断崛起,让美国同行危机感攀升。这可以从媒体报道窥见一斑。1978年,美国《财富》杂志刊登了《硅谷的日本间谍》的报道;1981年3月和12月,又两次刊登报道敲响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警钟。1983年,《商业周刊》杂志刊登了长达11页的《芯片战争:日本的威胁》的专题。


  随着日本厂商的大量产能进入市场,供给严重过剩引发了全球DRAM的价格暴跌。1985年6月,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SIA)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提起对日本半导体产品倾销诉讼;此后,美光向美国商务部提起日本64K DRAM倾销诉讼。“日美半导体战争”正式开战。


  这场战争最终以“日美半导体协定”了结。协定内容主要包括改善日本市场的准入和终止倾销。美国加快推进研发,成功夺回宝座。到1993年,美国半导体公司的世界份额重回世界第一,并保持至今。


  由于外部贸易摩擦激化,日本公司开始向内需拉动的增长模式转型。在1985-2000年的15年间,日本电子产业的产值和出口增加了1.5倍,而内需增加了2倍多。


  在1990年代初,日本经历了泡沫经济崩溃,进入“失去的20年”。2000年以后,日本GDP增长停滞,日本电子产业总体出现衰退。2013年日本电子产业的产值是11万亿日元,不到峰值时(26万亿日元)的一半。


  “1980年代末,日本经济达到了全球第二,美国以广场协议和日美半导体协定来施压,这大幅打压了日本企业的获利能力。而韩国趁势举国家之力来发展半导体行业,不久后日本经济泡沫破裂,补贴难以维系。”显示及半导体行业咨询机构CINNO副总经理杨文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半导体行业发展和一国的宏观经济情况息息相关,因为这是资金超级密集的产业,需要持续的、大规模资金投入才会成功。当一国经济整体不景气时,就难以大力支持其发展。


  重振:结构性改革和重启“官产学”项目


  日本半导体产业试图以结构性改革和重启“官产学”项目来重振旗鼓。


  在日本通产省的主导下,1999年,日立和NEC的DRAM部门整合成立了尔必达(Elpida),三菱电机随后也参与进来,而其他日本半导体制造商均从通用DRAM领域中退出,将资源集中到具有高附加值的系统集成晶片等领域。Elpida是希腊语“希望”的意思,这个公司名体现了日本半导体产业对这最后的DRAM制造商所寄予的厚望。


  无奈,“外面的世界”瞬息万变。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需求骤降,DRAM供应严重过剩,2GB的DRAM在2008年的价格为20美元以上,而2012年则跌至1美元以下。全球DRAM生产商都陷入严重赤字,尔必达也不例外。日本政府在2009年伸出援手,注资并为其担保获得日本政策投资银行融资。


  但终究颓势难挽,尔必达不堪负债最终于2012年2月底宣布破产,2012年7月被美光并购。


  一位日本半导体从业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自然灾害对日本半导体产业发展有一定的影响。3·11大地震加速日本半导体产业竞争力下滑。


  “我们公司在地震中也损失惨重,股价一路下跌,直到前两年重组又建厂才恢复正常的产量。股价也翻了三番。半导体生产对环境要求很高,要无尘稳定的环境下才能制作出精良产品。”该日本半导体业内人士表示。


  但也有分析指出,尔必达的失败是日本半导体产业重蹈覆辙,即跟不上行业的变化,上次是跟不上个人电脑市场的崛起,这次是跟不上电脑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转向。


  “日本企业一般精于钻研技术,但对外界变化的应对能力比较迟钝,因为其内部通常较为官僚化、决策过程慢。其过去30年的成果其实是在外部没有很多劲敌的情况下取得的,当面临更多竞争对手时,这种专注但又反应迟缓的弱点就会被放大。”杨文得说。


  日本启动了多项官产学项目,包括飞鸟(Asuka)计划、未来计划MIRAI、HALCA等。2006年,日本推出新的五年计划,被视为ASUKA计划的延续。新五年计划分两部分:一是SELETE五年研发项目,每年投资预算100亿日元,探索45纳米和32纳米实际应用工艺。另一部分是STARC五年研发计划,每年投资预算50亿日元,用于开发DFM设计平台。


  尽管日本半导体业的辉煌已成为历史,目前的全球市占率已不到10%,但在一些细分领域仍然扮演着重要角色。


  “日本在材料、精密机械、基本的物理化学数学等的科研能力与厂商都仍有影响力。历史累积的专利与专业人才都仍然很强。只要资本与公司运作的模式对了,若能抓到下一波重大商品的转变点,日本的半导体产业仍会有很好的竞争力。”林建宏说。


  “半导体是一个集成性的行业,一个芯片的产生需要近一万人的工作量,同时需要多年的经验积累才有创新。日本半导体根基很深,目前可能发展得比较慢,但其基础仍在,要翻身就看国家以后对半导体行业的投入。”上述日本半导体业内人士表示。

本文地址:http://www.ca800.com/news/d_1o0coph4402s1.html

拷贝地址

上一篇:华尔街日报:美国关税措施为半导体业蒙上阴影

下一篇:半导体行业的生死时速,IC设备到底有多重要?

版权声明:版权归中国自动化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新闻
日本 半导体 东芝
  • 赶超日本制造业 中国应努力生孩子?

    日本是名副其实的制造强国。在制造业的一些重要领域、关键环节,日本甚至强过美国。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一个叫濑口清之的曾说,目前世界上还没有其他国家在技术上能胜过日本和德国。即使是美国,如果当真和日本竞争的话,在制造业领域美国几乎没有胜算。那么,日本制造到底哪些方面比美国强?在中国准备发力的高端制造领域

  • 2018中国如何拥抱世界新工业革命

    据《中国与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报告,得益于人口红利和技术进步等因素,截至2016年,中国制造业实际增加值达到2000年的7倍,占全球制造业总产出的比重从8.5%提高到了30.9%。与此同时,美国、日本和德国在全球制造业的比重分别下降到19.3%、11.6%和7.0%。

  • 日本首季大型制造业信心恶化

    日本今年首季大型制造业信心为两年来首见恶化,显示儘管经济稳定復甦,强势日圆已给企业信心带来打击。

  • 美媒称日本制造业模式正在倒下 影响国家声誉

    美媒称,日本制造业曾以高品质和高效率,扭转了该国战后经济状况,也改变了全世界的商业实践,并且催生出大量管理和商业类书籍。如今,这种模式正在倒下。

  • 日本机械制造业给世界带来了什么?

    作为第三个世界制造中心,日本在机械制造和科技领域有着很强的竞争力,工业机器人、机床、汽车等工业行业一直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对科技与细节的痴迷与骨子里的工匠精神,让层出不穷的新技术影响着世界机械科技行业的发展进程。

  • 日本七大电器制造商17财年前三季度全部实现利润增长

    受日元贬值以及海外业务业绩良好等因素推动,日本七大电器制造商2017财年前三季度(2017年4月1日至12月31日)纯利润同比全部实现增长,除富士通销售额微降外,其余6家公司销售额均实现增长。

  • 高技术制造业比重达50.3% 需加快“走出去”提高产业链附加值

    “佛山的高技术制造业比重达到50.3%,仅低于日本、德国与韩国三个国家,高于美国和英国。”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四研究室主任、研究员许召元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提出了对于“佛山制造”的新发现。

  • 若有魂魄:日本美女机器人Erica将任新闻主持人

    据英国《每日邮报》1月30日报道,超逼真机器人Erica将于4月开始担任日本新闻主持人,她的身上配备了世界上最先进的人工语音系统之一。

  • 全球半导体行情大好:今年销售额史高在望

    台湾媒体《电子时报》援引自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数据报道称,2018年4月全球半导体销售额达376亿美元,较去年的总计313亿美元同比增长20.2%,比上月的371亿美元增长1.4%。

  • 半导体材料供应商加紧布局 人才之困急需破解

    5月30日,全球领先的化工企业巴斯夫对外宣布,位于浙江嘉兴的新建电子级硫酸装置正式投入运营,主要服务于中国日益增长的半导体制造行业。而在不久前的5月18日,中船重工七一八所对外宣布,一期项目投产、二期项目开工。中外半导体材料企业紧锣密鼓地在中国布局,无疑为国内集成电路产业“加速跑”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 集成电路国有化望提升 2020年规模将破9000亿

    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日前发布的数据,一季度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为1152.9亿元,同比增长20.8%。同时,集成电路的进口额也同比增长,高达四成。海关统计显示,1-3月中国进口集成电路923.6亿块,同比增长18.1%;进口金额为700.5亿美元,同比增长38.7%。增速高于2017年全年水平。

  • 康佳进军半导体!还有这些家电企业涉足集成电路

    5月21日,康佳集团在深圳举行的38周年庆暨转型升级战略发布会中,康佳集团总裁周彬宣布正式进军环保和半导体领域,要用5-10年时间,成为中国前10大半导体公司,跻身国际优秀半导体公司行列,实现年营收过百亿元,另外还提出l到2022年康佳集团要实现营收千亿的宏大目标。

  • 【深度】半导体激光器产业发展及应用

    半导体激光器俗称激光二极管,因为其用半导体材料作为工作物质的特性所以被称为半导体激光器。半导体激光器由光纤耦合半导体激光器模块、合束器件、激光传能光缆、电源系统、控制系统及机械结构等构成,在电源系统和控制系统的驱动和监控下实现激光输出。

  • 为什么说我国半导体设备未来将大有可为

    半导体的制造工业流程复杂,涉及设备种类繁多,核心技术研发困难重重,行业壁垒极高,先进半导体设备制造被国外垄断,相信在国家政策和资金的支持下,我国半导体设备必将在关键技术上完成突破,未来必将大有所为。

  • 安森美半导体发布领先行业的超高电源抑制比(PSRR) LDO稳压器用于要求严苛的应用

    2018年6月5日 —推动高能效创新的安森美半导体(ON Semiconductor,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代号:ON) 发布了一系列新的超低噪声低压降稳压器(LDO),具有业界最佳的电源抑制比(PSRR),能在噪声敏感的模拟设计中实现更好的性能。

  • 安森美半导体将在PCIM展示用于汽车及工业领域的横跨全功率范围的方案

    2018年6月1日 —推动高能效创新的安森美半导体(ON Semiconductor,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代号:ON),将在今年的PCIM上,重点展示其宽带隙(WBG)技术和器件。

  • 自动化企业最新动态1月动态汇总

    自动化企业拼产品的同时,也在服务上下功夫,方便快捷的线上选购渠道为产品销售提供了平台,福禄克中文版过程仪器事业部网上线、雷尼绍免费手机应用程序上线让我们看到了网络平台的价值。同时,GE或将拆分、东芝正式出售西屋电气等新闻也是近期看点。

  • 东芝出售西屋电气 缓解退市风险

    据彭博社北京时间1月18日报道,东芝公司已经同意出售美国核电子公司西屋电气的股权,从而在3月前把公司资本增加4100亿日元(约合36.8亿美元),缓解资不抵债和面临退市的风险。

  • 东芝断臂求生 日本制造业辉煌难续?

    押注核电业务失败,东芝不得不频繁变卖资产断臂求生。危机尚未解除,背后是以东芝为代表的日本电子制造企业集体“塌陷”。近年来,夏普、松下、索尼、日立等日本电子企业纷纷经历财务危机而进行“瘦身”,甚至走上“卖身”、造假道路,日本制造企业早已辉煌不再。

  • 东芝筹备退市事宜?闪存芯片业务出售谈判又陷入僵局

    因为付款时间和企业治理问题,东芝把旗下闪存芯片业务出售给贝恩资本牵头的财团的谈判陷入僵局,这也让外界对东芝快速完成交易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 东芝公布2017年第一财季财报 营业利润创同期历史新高

    正在经营重组的日本东芝公司10日向日本关东财务局提交了2016财年财报的有价证券报告。同时公布的2017财年第一财季(4至6月)财报显示,东芝营业利润为966亿日元,创下同期历史新高。

  • 东芝断腕自救再生变数 西数依然任性不让卖

    东芝出售半导体子公司“东芝存储器”再次遭到美国西部数据公司(WD)阻止。据悉,WD早于2017年5月就已向国际仲裁法院提出要求中止出售的仲裁申请。

  • 美南方电力解围东芝西屋困局 计提损失将减一半生 “蝴蝶效应”

    在旗下公司美国西屋电气宣布申请破产重组两个月后,据日本媒体近日报道,东芝公司已经与美国南方电力公司就西屋公司核电机组建设项目签订了协议书,向其支付36.8亿美元,从2017年10月至2021年1月分期付款。

  • 1232亿元!西部数据上调收购东芝半导体价格,做最后一搏

    围绕东芝正在推进的半导体子公司“东芝存储器”的出售事宜,美国西部数据公司与“日美联合体”正就将实施收购的出价提高至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32亿元)以上进行研究,为达成这宗交易做出最后努力。

猜您喜欢

更多精彩信息看点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